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Chinese Tuition HCL O Level

Originally posted on Singapore Maths Tuition:
Chinese Tuition Singapore 新加坡华文补习老师 Tutor: Ms Gao (高老师) Ms Gao is a patient tutor, and also effectively bilingual in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 A native speaker of Mandarin, she speaks clearly with perfect accen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闪文:《一碗牛肉面》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一碗牛肉面 记忆中,那时一个春寒料峭的黄昏,店里来了一对特别的客人——父子俩,说他们特别,是因为那父亲是盲人,一张密布着重重皱纹的黝黑的脸上,一双灰白无神的眼睛茫然地直视着前方。他身边的男孩小心的搀扶着他。那男孩看上去才二十来岁。衣着朴素寒酸,身上却带着沉静的书卷气,是个正求学的学生。男孩把老人搀到一张离我收银台很近的桌子旁坐下。 “爸,您先坐着,我去开票,”男孩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我面前。 “两碗牛肉面。”他大声地说。我正要开票。他忽然又朝我摇摇手,我诧异地看他,他歉意地笑了笑,然后用手指指我身后的价目表,告诉我,只一碗牛肉面,一碗是葱油面。我先是怔了怔,接着恍然大悟。他叫两碗牛肉面 是给他父亲听的,实际上是囊中羞涩,又不愿父亲知道。我会意地冲他笑了,开了票。他脸上露出了感激之情。 厨房很快就端来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男孩把那碗牛肉面移到父亲面前。细心地招呼:“爸,面来了小心烫着。”自己则端过那碗清汤面。 老人却不着急着吃,只是摸摸索索地用筷子在碗里探来探去。好不容易夹住了一块牛肉就忙不迭地把肉往儿子碗里夹。 “吃,你多吃点。”老人慈祥地说,一双眼睛无神,脸上的皱纹却布满温和的笑意。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个做儿子的男孩并不阻止父亲的行为,而是默不作声接受了父亲夹来的肉片,然后在悄无声息地悄悄把肉片夹回父亲碗中。周而复始,那父亲碗中的肉片似乎永远也夹不完。 “这个饭店真厚道。面条里有这么多肉。”老人感叹着。一旁的我不由一阵汗颜,那只是几片屈指可数又薄如蝉翼的肉片啊。 做儿子的这时候趁机接话:“爸,您快吃吧,我的碗里都装不下了。” “好,好,你也快吃。”老人终于夹起一片肉片,放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儿子微微一笑,这才大口吞咽碗里的面。 姨妈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到了我的身边,静静凝望着这对父子,这时厨房里小张端来一盘干切牛肉,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姨妈,姨妈努嘴示意,让小张把盘子放在那对父子的桌子上。 男孩抬头环视了一下,见自己这张并无其他顾客,忙轻声提醒:“你放错了吧,我们没要牛肉。” 姨妈微笑着走了过去:“没错,今天是我们开业年庆,牛肉是我们赠送的。” 一听这话,我左顾右盼了一下,怕引起其他顾客的不满,更怕男孩疑心。好在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男孩也只是笑笑,不在提问。他又夹了几片牛肉放入父亲碗中,然后把剩下的装入了一个塑料袋中。 我们就静静地看他们吃完,然后再目送他们出门。 这对父子走后,小张去收碗时,忽然轻声地叫了起来。原来那男孩的碗下,还压着几张纸币,一共是六块钱,正好是我们价目表上一盘干切牛肉的价钱。一时间,我和姨妈都说不出话来,只有无声的叹息静静地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迴文 Palindrome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分享)哈哈哈: 上海一大學生為了炫耀,在燈謎會上出了一則上聯: 上海自來水來自海上 順念倒念完全一樣,難度極大! 但其他省的學生也不是吃齋的… 北京大學生對曰: 香山碧雲寺雲碧山香。 山東大學生對曰: 山東落花生花落東山。 山西大學生對曰: 山西懸空寺空懸西山。 湖南大學生的對曰:湖南繡花女花繡南湖! 安徽大學生對曰: 黃山落葉松葉落山黃。 海南大學生也不示弱,對曰: 海南護衛艦衛護南海。 怎一個棒字了得?!值得分享。 English Palindromic 回文诗 “Never odd or eveN”.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ustard Apple (SweetSop) 蕃荔枝 (林擒)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Ever ask yourself why “Custard Apple” aka SweetSop (a cross of SourSop) is called “Lim-Khim” in Hokkien / Teochew / Hakkah (Catonese) ? How to write in Chinese ? The Mandarin confuses “Custard Apple” as 蕃荔枝…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汉语系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上古汉语 Old Chinese : 秦汉 中古汉语 Middle Chinese: 唐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创新中国》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川普的”美国第一”保护主义, 无心地给”老二”中国打了一个”Z”(te)特大巴掌, 原来中国科技还差一步 “自蕊更生 ” (Chip Self-sufficient), 八字尚差一撇 ! 这个刻不容缓, 追赶超”美”的责任, 就要靠80后 – 00后的中国科学家。 创新是中华民族老祖宗传下来的精神, 人类有今天的发达, 是建立在中国古代四大科技发明 : 造纸术: 汉朝的太监 蔡伦发明; 印刷术: 中世纪后欧洲文明知识快速传播, 启蒙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罗盘针: 14世纪明朝的太监 郑和七下西洋, 教欧洲人航海术, 才有哥伦布发现美洲, 19世纪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火药: 开山劈地, 建火车轨把地球上距离缩小。(之后被用在战争, 是人类的贪婪愚蠢。) http://www.qiqi.news/2018/06/7_13.html?spref=fb&m=1…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闪小说] 计算尺@ 1978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闪小说] 计算尺@ 1978 (1) 卡兹教授的鹰勾鼻子, 横扫过寂静的课室。今天化学测验, 听说是他得意的杀手锏。前几日他提醒同学们, 化学方程式要对, 否则全卷皆错 — 因为上一题的答案决定下一题的解答。环环相扣, 计算要快, 准, 考计算尺的功夫, 不能用计算机。比较法国同学精致昂贵的计算尺, 我这把中国天津制造的, 显得寒酸。 试卷分到, 大家像跑道起点的田径好手, 随着教授如同枪声般’开始’的口令, 一头栽进化学反应里。 看着密密麻麻的法文化学名词, 用刚”泡”了一年的基楚法文来读, 比土生土长的法国佬同学, 理解慢了好几拍。 10大题2小时答。我背脊猛抽了一股寒气。窗外厚厚的白雪, 加添这’刑场’的凄凉。 心想要逃出去, 穿白袍的卡兹教授守着门口, 像只狩猎的白秃鹰, 两眼冷漠, 眈眈(dān dān)然注视着。 (2) 我用5分钟把试卷从头到尾研究, 不管旁边法佬同学已动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