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系

Chinoiseries 《汉瀚》

上古汉语 Old Chinese : 秦汉

中古汉语 Middle Chinese: 唐宋

View original post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创新中国》

Chinoiseries 《汉瀚》

川普的”美国第一”保护主义, 无心地给”老二”中国打了一个”Z”(te)特大巴掌, 原来中国科技还差一步 “自蕊更生 ” (Chip Self-sufficient), 八字尚差一撇 !

这个刻不容缓, 追赶超”美”的责任, 就要靠80后 – 00后的中国科学家。

创新是中华民族老祖宗传下来的精神, 人类有今天的发达, 是建立在中国古代四大科技发明 :

  1. 造纸术: 汉朝的太监 蔡伦发明;
  2. 印刷术: 中世纪后欧洲文明知识快速传播, 启蒙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3. 罗盘针: 14世纪明朝的太监 郑和七下西洋, 教欧洲人航海术, 才有哥伦布发现美洲, 19世纪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4. 火药: 开山劈地, 建火车轨把地球上距离缩小。(之后被用在战争, 是人类的贪婪愚蠢。)

http://www.qiqi.news/2018/06/7_13.html?spref=fb&m=1

第一集 信息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闪小说] 计算尺@ 1978

Chinoiseries 《汉瀚》

[闪小说] 计算尺@ 1978

(1)
卡兹教授的鹰勾鼻子, 横扫过寂静的课室。今天化学测验, 听说是他得意的杀手锏。前几日他提醒同学们, 化学方程式要对, 否则全卷皆错 — 因为上一题的答案决定下一题的解答。环环相扣, 计算要快, 准, 考计算尺的功夫, 不能用计算机。比较法国同学精致昂贵的计算尺, 我这把中国天津制造的, 显得寒酸。
试卷分到, 大家像跑道起点的田径好手, 随着教授如同枪声般’开始’的口令, 一头栽进化学反应里。
看着密密麻麻的法文化学名词, 用刚”泡”了一年的基楚法文来读, 比土生土长的法国佬同学, 理解慢了好几拍。
10大题2小时答。我背脊猛抽了一股寒气。窗外厚厚的白雪, 加添这’刑场’的凄凉。 心想要逃出去, 穿白袍的卡兹教授守着门口, 像只狩猎的白秃鹰, 两眼冷漠, 眈眈(dān dān)然注视着。

(2)
我用5分钟把试卷从头到尾研究, 不管旁边法佬同学已动手, 正㗭㗭唰唰地爬着横行法文。我手里的计算尺, 下意识的放在鼻孔边嗅 — 这把中四高数第一名的奖品, 终于在异邦有用武之地。
我列出化学方程式。卡兹教授既然暗示问题不简单, 内必有乾坤。仔细平衡两边的电子数目, 果然看出机关。 料那些大意的同学, 一失足于此, 全盘皆输, 下面9题是白做了– 好残忍的卡兹教授!

躲过了这关, 信心一增, 有个好胜的意念, 要向看不起外国人的卡兹教授示威。接下来的计算, 连求e幂方 (exponential), 也难不倒我这把’小家碧玉’的计算尺。过5关斩6将, 却卡在第7题。复杂的微积分函数 (integrate function), 缠着后腿不让前进。天啊! 还剩20分钟, 难道就败于此? 冷汗湿透了微抖的双手。狗急跳墙, 绕过这题, 迎战第8题。还好! 它接下来独立于第7的证明题。’暗渡陈仓’, 大功告成! 刚用红笔框起最后一题答案, 骇人的铃声响起。课室哗然, 哀声遍野…卡兹教授的鹰勾鼻得意地朝着满脸惊吓的学生摇摆。我浑身虚脱, 脑袋空白, 披起棕色寒袍, 赶紧走出校园, 消失在深冬的白雪里。

(3)
化学试验室里, 弗朗苏爱絲(Françoise)一边帮我搅着試管里的化学液体, 一边偷瞧卡兹教授的神情。只见他边改着上星期的卷子, 边沽喱沽喱着, 然后把改卷’砰’的丢在桌旁。 弗朗苏爱絲 轻甩右手五指 (法式”不妙”的手语, 像”烧烫”), 耸肩表示’这回惨了’。我低头专心做试验, 与世无争。突然,卡兹教授狠狠的朝我和弗朗苏爱絲这边看, 用夹着西南方腔的法语说: “你乱涂乱画 , 不整洁。奇怪! 答案全对, 准确到小数点2位!” 弗朗苏爱絲惊羡的看着我, 提醒是教授在讲我。

(4)
卡兹教授一进课室, 把书包往讲台摔。 他铁黑着脸, 大骂我们数学不精, 尤其是计算方面。然后他分发改好了的卷子, 只抽出首两卷。先走到我桌前, 递给我, 轻声说:”13.5/20, 第一名, 以后要写整洁点”, 然后递给法国人的’X’高材生 皮尔 (Pierre) : “6/20, 第二名”。 其他的人不及格。全班几乎全军覆没! 他意兴阑珊, 叫 ‘Z’ 班长代他继续分卷。

(5)
班级任数学課布尼诺教授紧张了。不用猜, 准是卡兹教授告的状, 说我们数学不精, 害死了化学。布尼诺教授獅子吼般的喊声 “Mon Dieu !” (老天啊 !), 叫醒同学们要加倍努力, 恢复法兰西18/19世纪数学王国的光辉。
不知谁悄悄把我的计算尺在班里传递下去欣赏。布尼诺教授发觉, 笑骂道: “不是他的计算尺好, 是数学的应用 (Mathématiques Appliqués )!”
布尼诺教授对这间”费马”(FERMAT)大学178年来首批华人学生, 开始另眼相看。

– [全文完]

© 9/11/2007 初稿写于 云顶度假山…

View original post 153 more word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HSK 汉字数目 / 部首数目

Chinoiseries 《汉瀚》

Number of Radicals (部首) or Keys : from 540 invented by XuShen 许慎 (100 AD) simplified to 214 康熙 (1716 AD)

Subsequent improvement:

…. 201 (《汉字部首表》2009 AD)

… 174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梅纽因小提琴比赛 2018 – Chloe Chua 蔡珂宜 (新加坡)夺冠

Chinoiseries 《汉瀚》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80421-852627?utm_campaign=Echobox&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

Final: 11岁小天才 Chloe Chua 拉 的Vivaldi “四季歌-冬季” 出神入化, 。那些大胡子叔叔们, 洋阿姨和她伴奏也是享受, 一直发出会心的微笑。看她拉弓的优雅陶醉的神情, 自信满满, 感动所有评审和观众。

Semi-Final Chloe Chua (贝多芬曲) 最后一曲 非常厉害!

1st Round:

同冠军: 澳洲 李映衡 (10岁)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Is your English better than that of this Qing dynasty ‘princess’?

Chinoiseries 《汉瀚》

https://supchina.com/2018/05/15/is-your-english-better-than-that-of-this-qing-dynasty-princess/

德龄公主 – 慈禧旁边的翻译官

1900s a Chinese princess could speak English so fluently. 德龄公主是慈禧的翻译官, 2年后觉得陪伴慈禧太危险, 赶快嫁给北京的美国外交官, 离开中国。她的回忆录有记载。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兰亭序》欣赏和临摹

Chinoiseries 《汉瀚》

东晋.王羲之的天下第一行书 《兰亭序》, 1600年来没有人写得比他更好, 为什么 ? 原因之一: 晋朝的毛笔已经失传…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

西方例子: 欧洲古人用羽毛写字, “鸭嘴尖”笔字非常美, 现代钢笔写不出如此漂逸流畅的字体。

临摹书帖: 只学到, 学不到神 (失传的笔法)

比喻:

学物理/数学, 要精通 定律/定理 (), 再多练习题 (~ 临摹书帖, 形)

今日 山东.临沂 王羲之故居 (出生地)的墨池: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