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uition HCL O Level

Singapore Maths Tuition

Chinese Tuition Singapore
新加坡华文补习老师
Tutor: Ms Gao (高老师)

Ms Gao is a patient tutor, and also effectively bilingual in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

A native speaker of Mandarin, she speaks clearly with perfect accent and pronunciation. She is also well-versed in Chinese history, idioms and proverbs.

Ms Gao is able to teach Chinese at the Secondary school level (Chinese and Higher Chinese). She will teach in an exam-oriented style, but will also try her best to make the lesson interesting for the student.

Ms Gao has taught students from: Nanyang Girl’s High (NYGH), RGS, RI, and other schools.

Contact:

HP: 8339 6353

Email: chinesetuition88@gmail.com

Website : https://chinesetuition88.com/
(Preferably looking for students staying in the West side of Singapore)

View original post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闪文:《一碗牛肉面》

Chinoiseries 《汉瀚》

一碗牛肉面

记忆中,那时一个春寒料峭的黄昏,店里来了一对特别的客人——父子俩,说他们特别,是因为那父亲是盲人,一张密布着重重皱纹的黝黑的脸上,一双灰白无神的眼睛茫然地直视着前方。他身边的男孩小心的搀扶着他。那男孩看上去才二十来岁。衣着朴素寒酸,身上却带着沉静的书卷气,是个正求学的学生。男孩把老人搀到一张离我收银台很近的桌子旁坐下。

“爸,您先坐着,我去开票,”男孩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我面前。
“两碗牛肉面。”他大声地说。我正要开票。他忽然又朝我摇摇手,我诧异地看他,他歉意地笑了笑,然后用手指指我身后的价目表,告诉我,只一碗牛肉面,一碗是葱油面。我先是怔了怔,接着恍然大悟。他叫两碗牛肉面

是给他父亲听的,实际上是囊中羞涩,又不愿父亲知道。我会意地冲他笑了,开了票。他脸上露出了感激之情。

厨房很快就端来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男孩把那碗牛肉面移到父亲面前。细心地招呼:“爸,面来了小心烫着。”自己则端过那碗清汤面。

老人却不着急着吃,只是摸摸索索地用筷子在碗里探来探去。好不容易夹住了一块牛肉就忙不迭地把肉往儿子碗里夹。

“吃,你多吃点。”老人慈祥地说,一双眼睛无神,脸上的皱纹却布满温和的笑意。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个做儿子的男孩并不阻止父亲的行为,而是默不作声接受了父亲夹来的肉片,然后在悄无声息地悄悄把肉片夹回父亲碗中。周而复始,那父亲碗中的肉片似乎永远也夹不完。

“这个饭店真厚道。面条里有这么多肉。”老人感叹着。一旁的我不由一阵汗颜,那只是几片屈指可数又薄如蝉翼的肉片啊。

做儿子的这时候趁机接话:“爸,您快吃吧,我的碗里都装不下了。”

“好,好,你也快吃。”老人终于夹起一片肉片,放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儿子微微一笑,这才大口吞咽碗里的面。

姨妈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到了我的身边,静静凝望着这对父子,这时厨房里小张端来一盘干切牛肉,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姨妈,姨妈努嘴示意,让小张把盘子放在那对父子的桌子上。

男孩抬头环视了一下,见自己这张并无其他顾客,忙轻声提醒:“你放错了吧,我们没要牛肉。”

姨妈微笑着走了过去:“没错,今天是我们开业年庆,牛肉是我们赠送的。”

一听这话,我左顾右盼了一下,怕引起其他顾客的不满,更怕男孩疑心。好在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男孩也只是笑笑,不在提问。他又夹了几片牛肉放入父亲碗中,然后把剩下的装入了一个塑料袋中。
我们就静静地看他们吃完,然后再目送他们出门。

这对父子走后,小张去收碗时,忽然轻声地叫了起来。原来那男孩的碗下,还压着几张纸币,一共是六块钱,正好是我们价目表上一盘干切牛肉的价钱。一时间,我和姨妈都说不出话来,只有无声的叹息静静地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间。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迴文 Palindrome

Chinoiseries 《汉瀚》

(分享)哈哈哈:

上海一大學生為了炫耀,在燈謎會上出了一則上聯:

上海自來水來自海上

順念倒念完全一樣,難度極大!

但其他省的學生也不是吃齋的…

北京大學生對曰: 香山碧雲寺雲碧山香

山東大學生對曰: 山東落花生花落東山

山西大學生對曰: 山西懸空寺空懸西山

湖南大學生的對曰:湖南繡花女花繡南湖

安徽大學生對曰: 黃山落葉松葉落山黃

海南大學生也不示弱,對曰:

海南護衛艦衛護南海

怎一個棒字了得?!值得分享。

English Palindromic 回文诗
“Never odd or eveN”.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ustard Apple (SweetSop) 蕃荔枝 (林擒)

Chinoiseries 《汉瀚》

Ever ask yourself why “Custard Apple” aka SweetSop (a cross of SourSop) is called “Lim-Khim” in Hokkien / Teochew / Hakkah (Catonese) ? How to write in Chinese ?

The Mandarin confuses “Custard Apple” as 蕃荔枝 (Foreign Lye-Chi) same as “SourSop” (which we call in Singapore / Mysia as 红毛榴莲)。

日文苹果 = 林擒 (ringo)

Japanese called Apple as Ringo (林擒), learnt it during Tang dynasty (7CE).
Hokkien/Teochew/Hakkah keeps “林擒” for “Apple” since 4CE 魏晋 Exodus from Northern China (五胡乱华) to the South.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汉语系

Chinoiseries 《汉瀚》

上古汉语 Old Chinese : 秦汉

中古汉语 Middle Chinese: 唐宋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创新中国》

Chinoiseries 《汉瀚》

川普的”美国第一”保护主义, 无心地给”老二”中国打了一个”Z”(te)特大巴掌, 原来中国科技还差一步 “自蕊更生 ” (Chip Self-sufficient), 八字尚差一撇 !

这个刻不容缓, 追赶超”美”的责任, 就要靠80后 – 00后的中国科学家。

创新是中华民族老祖宗传下来的精神, 人类有今天的发达, 是建立在中国古代四大科技发明 :

  1. 造纸术: 汉朝的太监 蔡伦发明;
  2. 印刷术: 中世纪后欧洲文明知识快速传播, 启蒙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3. 罗盘针: 14世纪明朝的太监 郑和七下西洋, 教欧洲人航海术, 才有哥伦布发现美洲, 19世纪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4. 火药: 开山劈地, 建火车轨把地球上距离缩小。(之后被用在战争, 是人类的贪婪愚蠢。)

http://www.qiqi.news/2018/06/7_13.html?spref=fb&m=1

第一集 信息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闪小说] 计算尺@ 1978

Chinoiseries 《汉瀚》

[闪小说] 计算尺@ 1978

(1)
卡兹教授的鹰勾鼻子, 横扫过寂静的课室。今天化学测验, 听说是他得意的杀手锏。前几日他提醒同学们, 化学方程式要对, 否则全卷皆错 — 因为上一题的答案决定下一题的解答。环环相扣, 计算要快, 准, 考计算尺的功夫, 不能用计算机。比较法国同学精致昂贵的计算尺, 我这把中国天津制造的, 显得寒酸。
试卷分到, 大家像跑道起点的田径好手, 随着教授如同枪声般’开始’的口令, 一头栽进化学反应里。
看着密密麻麻的法文化学名词, 用刚”泡”了一年的基楚法文来读, 比土生土长的法国佬同学, 理解慢了好几拍。
10大题2小时答。我背脊猛抽了一股寒气。窗外厚厚的白雪, 加添这’刑场’的凄凉。 心想要逃出去, 穿白袍的卡兹教授守着门口, 像只狩猎的白秃鹰, 两眼冷漠, 眈眈(dān dān)然注视着。

(2)
我用5分钟把试卷从头到尾研究, 不管旁边法佬同学已动手, 正㗭㗭唰唰地爬着横行法文。我手里的计算尺, 下意识的放在鼻孔边嗅 — 这把中四高数第一名的奖品, 终于在异邦有用武之地。
我列出化学方程式。卡兹教授既然暗示问题不简单, 内必有乾坤。仔细平衡两边的电子数目, 果然看出机关。 料那些大意的同学, 一失足于此, 全盘皆输, 下面9题是白做了– 好残忍的卡兹教授!

躲过了这关, 信心一增, 有个好胜的意念, 要向看不起外国人的卡兹教授示威。接下来的计算, 连求e幂方 (exponential), 也难不倒我这把’小家碧玉’的计算尺。过5关斩6将, 却卡在第7题。复杂的微积分函数 (integrate function), 缠着后腿不让前进。天啊! 还剩20分钟, 难道就败于此? 冷汗湿透了微抖的双手。狗急跳墙, 绕过这题, 迎战第8题。还好! 它接下来独立于第7的证明题。’暗渡陈仓’, 大功告成! 刚用红笔框起最后一题答案, 骇人的铃声响起。课室哗然, 哀声遍野…卡兹教授的鹰勾鼻得意地朝着满脸惊吓的学生摇摆。我浑身虚脱, 脑袋空白, 披起棕色寒袍, 赶紧走出校园, 消失在深冬的白雪里。

(3)
化学试验室里, 弗朗苏爱絲(Françoise)一边帮我搅着試管里的化学液体, 一边偷瞧卡兹教授的神情。只见他边改着上星期的卷子, 边沽喱沽喱着, 然后把改卷’砰’的丢在桌旁。 弗朗苏爱絲 轻甩右手五指 (法式”不妙”的手语, 像”烧烫”), 耸肩表示’这回惨了’。我低头专心做试验, 与世无争。突然,卡兹教授狠狠的朝我和弗朗苏爱絲这边看, 用夹着西南方腔的法语说: “你乱涂乱画 , 不整洁。奇怪! 答案全对, 准确到小数点2位!” 弗朗苏爱絲惊羡的看着我, 提醒是教授在讲我。

(4)
卡兹教授一进课室, 把书包往讲台摔。 他铁黑着脸, 大骂我们数学不精, 尤其是计算方面。然后他分发改好了的卷子, 只抽出首两卷。先走到我桌前, 递给我, 轻声说:”13.5/20, 第一名, 以后要写整洁点”, 然后递给法国人的’X’高材生 皮尔 (Pierre) : “6/20, 第二名”。 其他的人不及格。全班几乎全军覆没! 他意兴阑珊, 叫 ‘Z’ 班长代他继续分卷。

(5)
班级任数学課布尼诺教授紧张了。不用猜, 准是卡兹教授告的状, 说我们数学不精, 害死了化学。布尼诺教授獅子吼般的喊声 “Mon Dieu !” (老天啊 !), 叫醒同学们要加倍努力, 恢复法兰西18/19世纪数学王国的光辉。
不知谁悄悄把我的计算尺在班里传递下去欣赏。布尼诺教授发觉, 笑骂道: “不是他的计算尺好, 是数学的应用 (Mathématiques Appliqués )!”
布尼诺教授对这间”费马”(FERMAT)大学178年来首批华人学生, 开始另眼相看。

– [全文完]

© 9/11/2007 初稿写于 云顶度假山…

View original post 153 more word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