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柚》— 尹风庭

金秋十月,故乡的柚子熟了。旅居海外的伯父带着十五岁的女儿从遥远的南美洲回到了浮云镇。

第二天一大早,堂妹就嚷着要我陪她去买柚子。

“去,我也去”。伯父笑着说,“她没见过柚子,我也四十年没吃过柚子了,我们都得了思柚病。”

正是柚子上市的旺季,一筐筐黄澄澄的柚子摆在街道两旁,卖的人在吆喝:

“卖柚子,好甜的柚子!”

“先尝后买,不甜不要钱!”

我们东瞧瞧,西看看,不知买谁的好。

往前走,来到一个卖柚子的小姑娘跟前,她大约和堂妹一样年纪。红红的脸蛋上印着两个浅浅的酒窝,胸前,别着一枚中学校徽。她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出神地盯着打开的书,看样子她早已忘了自己是卖柚子的了。

“多少钱一个?”伯父指着她那筐又大又黄的柚子问。

“一毛”。

“这么便宜”。

“今天是星期天,我帮妈妈卖柚子,她说自己家的,卖便宜点”。

“这是什么柚子?” 伯父又问。

“这叫棉花柚,个儿大,其实里面的肉不多。”姑娘合上书,郑重其事的说。

伯父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接着问:

“甜吗?”

小姑娘害羞地摇摇头:“有点苦。”

伯父有些激动:“好,我买十个!”

“十个?”小姑娘睁大眼睛望着老人,仿佛没有听清他的话。

“是十个。”

“您要带到很远的地方去吗?”

“是的,我住在圣地亚哥,你学过地理吧,智利,在南美洲,太平洋彼岸,离这儿有一万多里呢。”

“少买一点吧。”

“为什么?”

“这种柚子确实不大好吃,苦味很浓,人们都不喜欢。”小姑娘站起身来,接着说:“再说,你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要把家乡的柚子带到外国去,应该买点好的,甜的。”

“你说得很对。”伯父拉着小姑娘的手,连声说:“孩子,凭着你这颗善良的心,诚实的心,苦柚子也会变甜的。”

小姑娘腼腆地笑了。

“这筐柚子,我全买下!” 伯父说着更加激动了。

我和堂妹打开旅行袋,把一筐柚子装了进去。

堂妹付完钱,伯父把一张崭新的一百元钞票塞到小姑娘手里说:“祝你幸福,好孩子!”

小姑娘说什么也不肯要,把一百元还给伯父,提起空筐,飞快地消失在人流中。

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用惊奇的目光注视着这位海外归客,同时啧啧称赞。

秋阳高照,映红了美丽的山乡小镇。回家的路上,我和堂妹提着沉甸甸的旅行袋,一边走,一边听着伯父意味深长的赞叹:在这个世界上,金钱可以买到山珍海味,可以买到金银珠宝,就是买不到高尚的灵魂哪!

苦柚,那一袋苦柚,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ese, Chinese Reading, chinese tuition, composition, Higher Chinese, mandarin, secondary chinese,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