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2017年月1月17日 习近平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演讲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当美国老大哥退而选择孤立的经济保护主义, 全世界在看中国将如何 带领全球经济走出困境。 如果”瘪脚鸭”的奥巴马总统沾沾自喜别人给他带高帽的”太平洋总统”, 却搞得中东难民泛滥欧洲, TPP 排外的小集团 流产, 南海制造纷争以彰显美国的”亚太再平衡”…习近平带领的中国却是个更包容, 共同发展, 共赢合作的”一带一路”宏图远景: 大道之行也, 天下为公。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当”国际化”领袖是唐朝的”天可汗“(Heavenly Khan)?唐太宗 李世民, 习近平将是比美国 川普 Trump 更有国际威望和魄力的”天可汗 II“。 习近平形容当今世界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引用英国作家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以 第一次工业革命/法国大革命作为时代背景所写的小說『双城記』开头的一段话: 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https://youtu.be/NcSqRcT0Wb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元日》- 中国人在古代是这么庆祝春节的

其实很多传统还是有保存下来的。 我的家乡在中国山东,属于北方。小的时候,山东的冬天很冷,比现在要冷很多。那个时候的冬天会有很多次雪花飘飘,而且是鹅毛大雪。一大早醒来,会看到银装素裹的白色世界。即使是在寒假,不需要家长叫,就会兴奋地从床上爬起来。郑重跟爸爸妈妈保证会好好完成扫雪的任务,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打雪仗,堆雪人,甚至在雪地里打滚。雪后,家家户户门前都会多了一尊“雕像”,形态各异。 扫完自己家的雪,还要去姥姥,奶奶家,帮他们扫雪。因为地面会结冰,老年人走在路上容易摔倒。邻居之间也会互相帮忙扫雪,到不会像俗语说的那样“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雪总会给春节带来别样的情趣。 在我的家乡,过年是指从大年初一直到农历十五,即元宵节。当然准备是在除夕前一个星期就开始了。家家户户置办年货,打扫房屋来迎接新年。除夕的那一天,小孩子会早早起床,帮大人贴春联。晚上有丰盛的年夜饭,大家要团坐在一起,一边看春晚一边吃年夜饭。到了凌晨十二点,春节联欢晚会会有敲钟仪式。一旦新年的钟声响起,外面的天空便会突然绽放出炫彩多姿的烟花,鞭炮声噼里啪啦,从远到近,从近到远,一直持续不停。这个时候,在我们家乡还有一个传统就是吃饺子,而且是素馅的饺子。当然要先祭拜,我们称之为“祭天”,然后才可以吃。就这样,鞭炮声,烟火声一直持续到大约一两点。之后,大家才去休息。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这是新年第一天,所有人要穿上新衣服,然后出门去拜年。我们小孩子要先去奶奶姥姥家,给他们说一些新年祝福话,然后他们会给我们“压岁钱”。在路上,即使遇到不认识的人,大家也会互道“新年好”。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互相传递新年的祝福。在我的家乡,大年初一这一天全天吃素。我们家就是吃素馅的水饺。小时候,这个传统比较严格,后来渐渐也没有这么严格了。我妈妈还说初一这一天不可以洗头发,不可以扫地。当然,这种习俗每个地方都不一样的。 大年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出嫁的女儿带着丈夫孩子回去娘家和娘家人团聚。这一天,我们全家一起去姥姥家。大人们忙活着准备丰盛的饭菜,小孩们则在一起玩耍嬉戏。 大年初三到初五,很多商铺还没有开门。但是大街上依旧有各种庆祝活动,有舞龙舞狮,踩高跷,杂耍等等。当然,街上少不了晶莹剔透的糖葫芦,香甜软糯的烤地瓜等必备小吃。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大年初六一大早会有非常密集的鞭炮声,那是因为许多商铺会在这一天重新开张。许多中国人对“六”这个数字有独特的喜欢,认为“六”代表着吉利,幸运的意思。 过年的这段时间,即使是晚上也是很热闹的。烟花是每天的必备节目。每家每户还会在门口挂起红灯笼,一到晚上,就变成红彤彤的海洋。小时候,家长会去邻居家挨家挨户串门。我们小孩子,就在不同人家的灯笼下面跑来跑去,一直玩到深夜还不觉得尽兴。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我最喜欢吃的是手工汤圆,比速冻汤圆吃起来要更有嚼劲,口感更好。可是手工汤圆只有元宵节前后才有卖,平时是买不到的。而我现在只能一年回家两次(六月和是十二月),所以根本不可能吃到手工的汤圆。去年六月回家,我妈妈兴冲冲得拿出她在冰箱冷冻了半年的手工汤圆。因为她和姐姐知道我对手工汤圆情有独钟,但是人在他乡,又吃不到。就在元宵节的时候,买了一大包,储藏在冰箱里,等我回来吃。(我的家人总是这么可爱,他们只会想到我想吃什么,需要什么,就马上给我置办,却偶尔会忽略一些现实性的问题,比如,储存时间太久,汤圆完全冻成了一个冰疙瘩)。所以我妈妈把那一团冰疙瘩煮出来,盛在碗里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我感动于家人给我的温暖,也因为那团冰疙瘩的味道在风中凌乱。:) 元宵节除了元宵,就是花灯了。花灯展和焰火展吸引了大群人前去观赏。而且那天晚上,家家户户会在门口摆放点燃的蜡烛灯或者自己做的萝卜灯。我们家三姐弟比较喜欢折腾,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们拿出大量的胡萝卜,刻出自己喜欢的造型,填进去一些油,然后插上一根棉棒。晚上就可以点燃这些胡萝卜灯了。虽然妈妈嘴上心疼我们浪费的胡萝卜,一口一个“小鬼”的叫我们,可是看到我们这么勃勃的兴致,心里也是开心的。把每个门口摆完灯,我们这群孩子也会“组团”去参观别人家门口的灯,看看有没有我们做的好。这个时候,妈妈通常在厨房里忙活着煮汤圆,然后招呼我们去吃热腾腾的汤圆。我们会相互问“你的汤圆是什么馅的?”“啊!黑芝麻的,我喜欢,给我一个!”“啊!山楂的这个,我不喜欢,给你吃!”通常,我们喜欢的口味的汤圆最后都来到我们碗里,而我们不喜欢的,都去了爸爸妈妈碗里。 读大学的时候,一般寒假会提前返校,所以,元宵节很难在家里过。刚读大学的第一年,弟弟年龄还小,看我要回学校了,心里万分舍不得,忍不住的时候,还掉几粒“金豆子”。我要是不能在家里过元宵节,他就一定要让我保证第二年陪他过。可是没想到,一次又一次食言。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原因,也没陪他过元宵节,现在甚至连春节都不能陪家人过。 其实,春节对中国人最大的意义就是“回家”。读大学的时候,为了抢到回家的票,守在电脑旁,严阵以待。为了回家,不远万里,即使舟车劳顿,看到家的那一刻,回到家人怀抱的那一刻,心里就是暖的。

Posted in Chinese, Chinese culture, Chinese Reading, Chinese tradition, Higher Chinese, Interesting History, mandarin, secondary chinese,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4 Comments

中国高铁 王梦恕院士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王梦恕 格言:? 物我两忘, 宠辱不惊。 忠孝仁义 做人, 求真务实作事。 中国新外交: “高铁”输出 中国高铁的优势: 行价比+质量好 1. 速度快?: 350 km / h (但因 空气阻力, 机械寿命和 安全, 限制在 300 km/h) 2. 整建制 (End-to-End Integrated Build) 3. 低价 : RMB 1.8 亿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山东大娘 “汉字笔划”大脑心算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赵大娘的脑海看汉字就能算出它的笔划。5次挑战, 4次成功。其实她应该是全胜,误 在 “捭” 的”卑”字 的 一个 特别 “撇”划: https://youtu.be/-cZB82Z_cb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rof ST Yau’s 邱成桐 Talk to Chinese Youth on Math Education 

Originally posted on Math Online Tom Circle:
Prof ST Yau?邱成桐?, Chinese/HK Harvard Math Dean, is the only 2 Mathematicians in history (the other person is Prof Pierre Deligne of Belgium) who won ALL 3 top math prizes: Fields Medal (a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Founder of Alibaba Jack Ma Interview by Charlie Rose & Bill Clinton

Originally posted on Chinoiseries 《汉瀚》:
(Jan 2017) Interview by Charlie Rose Key take-aways: Q1. Why called Alibaba ? JM: I like “Alibaba, open sesame”. Internet is also opening opportunities. Q2. What is your business philosophy? JM: Customer #1, Employees #2, Shareholder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hinese Remainder Theorem (韩信点兵) “The Problem of 6 Professors”

Originally posted on Math Online Tom Circle:
How to formulate this problem in CRT (Chinese Remainder Theorem, aka?“韩信点兵”?dated since 3rd century in China.) ? Let d = week days {1, 2, 3, 4, 5, 6, 7} for {Monday (Prof 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